65787.cn
相關標簽
當前位置:首頁>>香港喜劇 >>

香港喜劇

香港的許多影片巧妙地反映了香港幾十年來的社會狀況,在嬉笑怒罵、妙趣橫生中張揚著逆境中求生存的草根精神。我們可以將這類喜劇歸結為社會喜劇。

香港自有電影以來,喜劇一直是主流,李翰祥、楚原、許氏兄弟、張堅庭、周星馳,這些幾乎伴隨了一代人成長的喜劇明星,他們的許多影片巧妙地反映了香港幾十年來的社會狀況,在嬉笑怒罵、妙趣橫生中張揚著逆境中求生存的草根精神。我們可以將這類喜劇歸結為社會喜劇。

鬼馬,是一種喜劇態度

20世紀七八十年代,許氏三兄弟的喜劇電影幾乎和票房保障是同義詞。他們的風格被稱為“鬼馬喜劇”。之所以有這樣的稱謂,主要源自許冠文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創業作《鬼馬雙星》。電影故事發生在由許冠文扮演的鄧國文和許冠杰扮演的劉俊杰身上。鄧國文在獄友劉俊杰的鼓動下出獄后重操舊業。但二人的詭計卻被人看穿,隨即被人追殺,最終二人用意想不到的方法脫身。由《鬼馬雙星》開始,許冠文開始身兼編、導、演三職,在當時可謂新一代的喜劇電影創作人。實際上,許氏兄弟共有4人。許冠文、許冠杰、許冠英成為著名的銀幕三兄弟,只有二哥許冠武做幕后工作。

許冠文關注民生,他創作的電影幾乎全部取材于地道的香港小市民生活,反映了草根階層的趣味和小人物們的喜怒哀樂,尤其擅長表現打工仔的勞資對抗問題。當時的香港剛剛走出經濟低谷,邁入起飛期,許冠文的電影在這個時期出現,為笑中帶淚的勞碌生活唏噓感慨,無形中成為大眾在迷茫現實中的最大解脫。

搞笑,是一出社會鏡像

家庭喜劇一直在香港電影的賀歲檔期獨領風騷,1987年,由高志森導演,董驃、沈殿霞主演的喜劇片《富貴逼人》就是個例子。《富貴逼人》是一部輕松的家庭喜劇,針對當時香港人想借六合彩發財的想法大做文章。故事的主角最終如愿中了頭彩,但巨額獎金不僅沒給他們帶來幸福,反而成為了一連串不幸的開始。以自由開放為特征的香港經濟,克服了80年代初受世界經濟衰退影響所造成的不景氣,開始繁榮起來。《富貴逼人》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講述小人物的發財夢,又不乏對親情的反思。故事進行到尾聲時,千金難買的親情讓整個影片主題得以升華,顯得溫馨感人。

喜劇,是一種影像傳承

拍第一部電影時,許冠文30歲,1991年出演《豪門夜宴》的他已經年屆五十。同片獻藝的周星馳剛巧是30歲,兩位喜劇高手在片中的對手戲或許令人大呼過癮,但從另一個角受來看,未嘗不是在故意強化新老喜劇天王的對峙和傳承意味。面對這位喜劇新貴的沖擊,許冠文在經歷了《富貴人間》和《創業玩家》的票房慘敗后,漸漸淡出幕前。

反觀周星馳所發揚的無匣頭風格則令90年代的香港喜劇電影達到了一個更加輝煌的時代。雖然整個香港電影業依然沒有太大起色,但只要是周星馳主演的喜劇電影,必定十分賣座。在周星馳所有的作品里,似乎只有《喜劇之王》算得上反映社會問題的作品,但這也絕大部分歸功于周星馳的個人感懷,使得《喜劇之王》變成了電影人對自身的調侃。

浪漫喜劇是香港影片的一大片種。它主要針對白領階層,表現都市男女的情感觀。都市浪漫喜劇最關鍵的就在男女角色的設計上。正是形形色色的男人和女人,勾勒出都市愛情的眾生相,催生出多姿多彩但真愛永恒的愛情樣式。

大女人 小男人

在中國傳統的審美觀中,頂天立地的大男人和溫柔賢慧的小女人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景。然而,在香港浪漫喜劇的畫卷中,女人的形象愈發高大起來,大女人和小男人,成為香港浪漫喜劇的一大特點。古裝片《河東獅吼》演繹男女情感的方式完全現代化,面對自己丈夫的懦弱,面對權勢的威逼,張柏芝主演的柳月虹仰天長嘯,河東獅吼在這部電影中被賦予了強烈的悲劇意味和反抗意識。而香港浪漫喜劇中像古天樂扮演的小男人形象最終在經歷一番成長后,重做重情重義的大男人。

富男人 窮女人

不可否認,在現代社會中,金錢、財富對愛情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嫁個有錢人”成為很多女孩以及家人的追求,“灰姑娘情結”是這類電影為大眾喜聞樂見的重要原因。鄭秀文和任賢齊的電影《嫁個有錢人》,講述一個草根女孩一心想要嫁個有錢人、最終卻和窮光蛋墜入愛河的故事。

帥男人 丑女人

雖然《情癲大圣》難逃狗尾續貂的罵名,但其中岳美艷的造型仍然可以在丑女排行榜上占據一席之地。在愛情中,丑女顯然是弱勢群體,沒有太多選擇的余地。但在這部電影中,岳美艷才是真正的情圣,有著最美好的情懷、最執著的信念和最偉大的力量。她比唐僧更懂得愛,是她令唐僧成長為后來拯救天下蒼生的英雄。

壞男人 癡女人

香港浪漫喜劇中壞男人和癡女人的組合也不少見。電影《絕種好男人》中,王晶也不忘設置這樣一個壞男人來反襯女主角的用情專一。在八九十年代,吳君如塑造了一批典型的癡女人形象,她們具有傳統女性的一切美德,時刻以丈夫和家庭為中心,為了維護家庭寧愿忍受一切不平等的待遇。雖然吳君如用自己的笨拙憨厚淡化了她們可悲的一面,但是很快這種形象就因不符合時代的潮流而被淘汰。

喜劇電影作為中國香港電影中最重要的一個類型,其中最具當地文化特色的就是功夫喜劇。正是喜劇元素和功夫元素的結合,誕生了香港功夫喜劇這一獨特的香港電影類型。

李小龍時代:孕育

香港電影最偉大的成就是讓世界知道了中國功夫。香港電影進入上世紀70年代后,武俠電影開始向功夫電影轉換,功夫片極少吊鋼絲,都是靠真功夫博得觀眾喝彩。正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一代武學宗師、電影明星李小龍登上了影壇。李小龍的功夫片中,喜劇元素并不是一個重要的影片賣點。但正是李小龍在功夫電影中對喜劇元素的初步嘗試,催生了功夫喜劇電影這一類型。

成龍時代:開創

成龍自幼學習京劇,1978年,他主演的《蛇形刁手》一片正式開創了功夫喜劇片的先河。同年,成龍主演的《醉拳》大獲成功,并將功夫喜劇這一類型電影的特色發揚光大。可以說,正是《醉拳》的出現,標志著功夫喜劇開始成為香港電影的一種類型片。成龍從《醉拳》開始,摸索出了一條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功夫電影路線。在這個過程中,成龍又結合好萊塢默片時期的喜劇動作片特點,最后發展出了自己的風格,并引領香港功夫喜劇風潮30年之久。

進入20世紀80年代后,由于中國香港經濟和文化的發達,香港都市生活,開始成為主要電影題材,成龍的功夫喜劇電影也開始進入新的時期。《A計劃》、《快餐車》、《夏日福星》、《福星高照》、《警察故事》等成龍功夫喜劇的代表作都是在這一時期涌現。成龍電影的武打和追逐場面,既掌握了精準的動作節奏,又包含了夸張滑稽的表演,對觀眾來說,這些元素將他們帶入了前所未有的全新境界。

李連杰:替代

英俊隨和的外表,嫉惡如仇的性格,漂亮的打斗,李連杰傾倒了無數觀眾。應該說,喜劇表演并不是李連杰的長項,但是,只要有合適的合作對象,李連杰那種單純、憨厚、可愛的氣質,就能迸發出幽默的閃光。

在李連杰出演的功夫喜劇中,徐克和王晶是其合作較多的兩個導演。而正是徐克的《黃飛鴻》系列確立了李連杰華人功夫巨星的地位。他塑造的黃飛鴻不僅是一個憂國憂民的民族英雄,在他身上也體現出東西方現代文明的沖突,從抗拒到接受,這種態度的轉變過程,也正是喜劇情節的切入點。李連杰自組公司籌拍的《方世玉》中,劉鎮偉為李連杰打造了一個功夫高超、調皮可愛的少年英雄方世玉。這也是他最深入人心的銀幕形象之一。

周星馳:接替

在成龍和李連杰都離開香港到好萊塢發展后,功夫喜劇的另一個接替者出人意料地出現了。他就是周星馳。作為香港喜劇的代表人物,周星馳在早期電影中,就一直有功夫元素的存在,如《唐伯虎點秋香》。但作為李小龍的影迷,在銀幕上扮演偶像一直是周星馳的愿望。在1999年的電影《喜劇之王》中,我們可以從模仿《精武門》的片段中看出周星馳的野心。到了2001年的《少林足球》,周星馳開始徹底地改造香港功夫喜劇,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2004年的《功夫》更是周星馳在功夫和喜劇元素方面進行新結合的成功嘗試。自電影《功夫》之后,“喜劇之王”漸行漸遠,一代大師初露端倪。

香港動作片的出現和香港武俠片以及功夫片有著不可分割的密切關系。如果從風格和人員的延續上來看,香港動作片其實可以說是香港武俠片在新時代背景下的延續,而其也在30年的時間里為世界電影貢獻了一批經典杰作和杰出的電影人。作為香港最為商業化的電影元素,動作元素和喜劇元素的結合也就成為一個必然趨勢。

關鍵人物:導演吳宇森

說到動作片,吳宇森是一個不得不提的人。1991年,吳宇森憑借神偷喜劇《縱橫四海》重振聲威,而在這部電影中,已經確立大師地位的吳宇森以輕松的心態在影片中融合了諸多喜劇元素,成為吳宇森電影中最為輕松幽默的一部,也是動作喜劇片類型中的一部經典代表作。作為一部賀歲片,《縱橫四海》可能算不上吳宇森最好的作品,但絕對是看起來最讓人賞心悅目、最讓人心情舒暢的作品。影片中雖然照例有槍戰打斗,但卻具備優秀娛樂片的一切元素。喜劇色彩的滲入,淡化了吳宇森電影的悲壯性。不再有個體的掙扎,不再有個體的激憤,不再有個體的壓抑,一個雖有曲折但圓滿收尾的盜寶加懲惡揚善的故事,一個討觀眾喜歡的結局,雖然不深刻,但是賞心悅目,實在是式樣獨特而別有風味。因此本片也成為吳宇森電影中的一個另類,同時也成為香港動作喜劇的一個巔峰。

關鍵人物:導演陳嘉上

20世紀90年代,陳嘉上拍攝了大量賣座商業片,是當時最具票房價值的電影導演之一。他曾經獲得過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導演獎,同時他也是一個能和王晶相提并論的商業片導演。他的《真假威龍》和《逃學威龍》系列,是其嘗試動作喜劇路線的鼎力之作。尤其是后者,將校園鬧劇與常見的警匪題材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各種搞笑手段層出不窮,《逃學威龍1》曾是1991年中國香港的年度票房冠軍。借著第一集的成功,《逃學威龍2》打入了1992年的香港票房前10名,但與第一集相比,續集明顯遜色很多。但值得注意的是,周星馳的表演日趨成熟,將“無匣頭”表演發揮得淋漓盡致。很多經典的周星馳語言和行為就是從這一時期開始的。

關鍵人物:導演唐季禮

可以說,整個90年代都是成龍的巔峰時期。其實這一階段,也是另一位香港動作片導演的巔峰時期,可惜他卻成為被人忽視的一顆暗星他就是唐季禮。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香港電影由極盛滑向低谷,由唐季禮導演、成龍主演的一系列重磅炸彈式的作品《警察故事3:超級警察》、《警察故事4:簡單任務》、《紅番區》,不僅刷新了香港動作片的形態,而且也在東南亞地區締造了驚人的票房。

唐季禮的出現,極大程度上改善了成龍電影的鏡頭語言趨于呆板的弱點。《紅番區》也成為成龍打入好萊塢的里程碑之作。唐季禮結合香港與美國動作片的不同鏡語特征,開創出一種獨特的動作電影語言,為了迎合東方與西方之間不同的觀眾,唐季禮成為了一個走鋼絲的人。

成龍《我是誰》之后的90年代末,香港的動作喜劇開始轉入低潮期。事實上,香港喜劇片的不景氣,也伴隨著整個華語電影在喜劇類型片方面的整體不景氣。但隨著電影市場的不斷擴張,2005年由唐季禮導演、成龍主演的影片《神話》,2006年由陳木勝導演、成龍主演的影片《寶貝計劃》,以及《精武家庭》、《雙子神偷》、《龍虎門》等影片,又開始將動作喜劇這一世界聞名的香港電影類型片帶回到我們的視野。動作喜劇片這個類型還會繼續迎來新的春天。

中國香港是接納世界文化的前哨站,中國香港電影善于博采眾家之長,在深受西方電影影響的同時,也廣泛汲取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在種類豐富的香港喜劇中,曲藝元素以獨到的魅力彰顯了電影藝術的文化神韻。

將我們熟悉的曲藝表演納入到喜劇電影中,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商業電影最強大的功能、貢獻和革新動力,莫過于將一切實驗性的元素吸納到類型片中。

繞口令 繞口令,是我國民間廣為流傳的一種語言游戲,它一般都短小精悍、言簡意賅,不但風趣幽默,還具有文學價值。對喜劇演員來說,能夠利落地“耍嘴皮子”一直都是最重要的能力之一。繼1992年在《審死宮》之后,梅艷芳在1993年的電影《逃學威龍3:龍過雞年》中再次大展“繞口”風采。這一次,一個人的繞口令變成了兩個人之間繞口令式的對話,疊加出的不僅是語言,更是笑料。

雙簧 雙簧,我國傳統曲藝之一,由相聲演化而來,故亦經常由相聲演員來表演。表演雙簧,二人必須配合默契、有呼有應,才能產生滑稽動人的效果。在電影《東成西就》中,黃藥師就在三公主面前,偷偷地和自己的師傅九宮真人玩起了雙簧。香港粵語電影《精裝難兄難弟》中,尚未出名的演員牛達華便拜托好兄弟謝源替他配音,以避免當著心儀女孩的面說出臟話來的尷尬境地。

評書 在電影《鹿鼎記》中,一開始便是韋小寶盤坐在空中說書的場景。評書是純粹“說”的表演藝術,說書的不但要繪聲繪影,還得能繪心繪情。評書是我國傳統的文化傳播和娛樂方式之一,其敘事方式直接帶來了章回體小說的發軔。而對電影來說,評書也是恩師之一,人物出場時多機位、多角度的大特寫,正是評書中的“開臉兒”。

快板 快板早年間叫做“數來寶”,在《唐伯虎點秋香》中,唐伯虎的一段“痛說革命家史”自成一派。不論是對秋香的傾慕,還是對發妻的悲嘆,影片中數來寶加快板書式的節奏代唐伯虎表達了心聲。

我國有著種類豐富的傳統戲曲,因此也出現了獨特的電影類型戲曲片。

黃梅戲 黃梅戲用安慶方言念唱,唱腔流暢,以明快抒情見長,具有豐富的表現力。1955年,導演李翰祥看準市場,推出了黃梅戲電影《貂蟬》,后來又拍攝了《江山美人》一片。到了2002年劉鎮偉的作品《天下無雙》中,不變的還是那段輕巧優美的黃梅戲。

粵劇腔 粵劇戲曲劇種,流行于廣東全省、廣西南部和香港、澳門等地。因此,在注重娛樂效果和市場反應的香港電影作品中,我們發現了大量粵劇腔的痕跡。粵劇多以悲劇為主,所以一旦進入喜劇片的領域,就注定無法逃脫被喜劇處理的命運了。在電影《愛君如夢》中,吳君如和梅艷芳反串男角,攜一眾明星演繹的《兩仔爺》,便運用了典型的粵劇曲調。據說,在拍攝這段逗趣的大合唱時,吳君如和梅艷芳令人捧腹的動作舞步加上特殊裝扮,令拍攝現場笑成一片,為此導演還專門關機讓大家足足笑夠半小時才重新開工。

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香港開始嘗試拍攝本土歌舞片。如今我們已經很少能看到純粹的歌舞喜劇,但電影中卻從來不乏歌與舞的身影。

兒歌 兒歌本就是甜甜的基調,而給它改換了歌詞后、由成人來演唱,則會生出很多的笑料。在《東成西就》中,歐陽鋒面對3只怪獸,為保命只好裝成鴨子,那有趣的調門,再加上他夸張的動作和表情,實在是讓人忍俊不禁。

流行歌曲 每個時代都有屬于自己的流行音樂,商業電影和流行音樂一樣屬于娛樂消費品。在《大話西游》中,唐僧勸服孫悟空時所唱的《only You》被不少觀眾奉為經典,但卻很少有人真正知道這首歌背后的故事,這首歌真正的原唱并非貓王,而是鮑伯索爾。他是一位至今仍活躍在舞臺上的美國傳奇演唱家。這首歌是第一首黑人歌星的全球暢銷金曲。

世界名曲 香港喜劇的必殺技之一,就是保留經典世界名曲的旋律、再給它們填入有趣的詞句內容,最終產生喜劇效果。《東成西就》中洪七的一首《我 Love 你》取材自歐洲著名音樂家羅西尼最著名的歌劇《威廉退爾》。這部作品實際上是以13世紀瑞士農民反抗暴政的故事為題材的。

歌不離舞、舞不離歌,在香港喜劇電影中,逢歌必定有舞為伴。

傳統舞蹈 探戈舞是20世紀興起的一種交誼舞,在電影《愛君如夢》中,我們便可以看到劉德華和梅艷芳的美艷共舞。搞笑方面,另一位主演吳君如是一把好手,但說起探戈她可就是個門外漢。《愛君如夢》中,吳君如和劉德華共舞雖然時長只有3分鐘,但既要記舞步、又要兼顧表情,真的非常困難,這段戲硬是折磨了吳君如10個鐘頭才完成。

流行舞蹈 “啪啦啪啦舞”是日本青年人之間流行的一種舞蹈,動作簡單、舒展,獨具青春活力,郭富城在電影《浪漫櫻花》中跳的就是這種舞蹈。“啪啦啪啦舞”出現于70年代末的日本,屬于流行迪斯科,音樂以來自意大利的跳舞音樂“歐洲節拍”為主。舞蹈的基本姿勢主要集中在手臂的協調上,難度比較低,因此受到廣泛的歡迎。

在關于香港喜劇電影的研究中,最重要的一個名詞就是“無厘頭”。“特立獨行”和“不同尋常”是無厘頭這個粵語詞匯最重要的特征之一。除此之外,無厘頭所包含的內容還有反精英、調侃一切、無所顧忌等等。它是伴隨著香港喜劇電影的發展逐漸出現并日趨成熟,最終成為了香港喜劇電影的主流。

無厘頭的根源:獨特的電影制作方式

無厘頭如若放置在某個具體的人身上,那么這個人一定是離群寡居,不為世人所理解。但偏偏在香港喜劇電影當中,無厘頭反而成為了力量最為洶涌澎湃的電影主流。

從70年代末期開始,新浪潮電影運動將中國香港電影推進了一大步,西方電影的許多表現形式開始在電影中被大量地運用,濃烈的色彩、急速運動的鏡頭,刺激性場面以及爆炸性的噱頭和笑料開始充斥在電影中,對于喜劇而言,這種風格的變化帶來的首要反應是無厘頭電影開始正式登場了。

那個極其講究拍攝效率的年代,拍攝經常晝夜不停,整個電影劇組處于滿負荷工作狀態。如此之快的節奏使得香港電影留給觀眾進行思考的時間少到幾乎等于沒有。因而一些匪夷所思的噱頭才被加入進來。在喜劇片方面,香港電影的快節奏恰恰成為無厘頭風格的一個重要成因。

無厘頭的精神:窮盡人類的想像力

香港喜劇中的無厘頭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形態,它們看似隨意,實際上卻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同時又充滿了靈動的色彩。創意這個詞在這里發揮了最偉大的作用。在香港電影創意方面最有名望的幾個人當中,導演王晶是建樹最高的一個。他的喜劇片最大特點就是往往依賴出入意料的情景設計將觀眾帶入爆笑不止的氛圍當中。

除了王晶之外,香港喜劇無厘頭風格的逐漸成熟還與一個演員有關。周潤發,他是周星馳之前香港無厘頭喜劇電影最主要的形象代言人。他的最大優勢在于,能夠在一本正經的角色和完全瘋癲搞笑的角色之間進行自由和平滑的轉換。

無厘頭的顛覆性并不僅僅體現在丑化英俊人物上。很多無厘頭的笑料本身并沒有多大的意思,但它采取將正統、嚴肅、崇高這些元素拎出來進行無情嘲弄,單憑這一點就已經有足夠的意義。

但從另外一個層面上,無厘頭喜劇不具普遍意義,不能在另外的地方復制,無法做到放之四海皆準。這也是香港喜劇的最大局限所在。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65787資料網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彩宝网骗局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