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87.cn
相關標簽
當前位置:首頁>>本能寺之變(日本發生于1582年的政變) >>

本能寺之變(日本發生于1582年的政變)

本能寺之變發生在日本天正10年6月2日(公歷1582年6月21日)凌晨,織田信長的得力部下明智光秀在京都的本能寺中起兵謀反,殺害其主君信長。日本歷史也由此被改寫。本能寺之變是日本史上最大也最有名的政變。

織田信長于1575年擊潰武田勝賴后,“天下布武”速度倍增。尤其1580年在朝廷天皇敕命講和下,本愿寺離開大坂,此時的信長幾乎已完全平定了以京都為中心的近畿全境。之后,信長接二連三進行內閣改革,第一位被革職的是信長麾下擁有最大軍團的佐久間信盛父子。信長親筆寫下十九條罪狀,將信盛流放高野山,接著又逐出好幾位元老家臣,繼這些元老之后抬頭的新興勢力正是豐臣秀吉和明智光秀。他們是忠實的織田信長政策與戰術實踐者。另一方,其他家臣見主君如此大刀闊斧進行改革,深恐自己也會成為釜中之魚,也有不少人舉旗造反。

信長與本愿寺講和后,1581年在安土城迎接新年。正月十五日是「左義長」火祭節日(在現代日本亦是傳統節日之一,就是燒掉所有元旦期間的裝飾物),擔任祭典職務的人是明智光秀。信長一族人和近江出身者表演騎馬游行服裝秀,眾多演出節目令老百姓看得目瞪口呆,鼓掌歡呼,明智光秀甚至讓馬匹高懸爆竹在城邑大街奔馳。

信長的服裝最引人注目,他當天騎一匹菊花青馬,頭戴黑色南蠻盔,紅色上衣,綾羅外褂,下半身是虎皮馬褲。臉上有化妝(戰國時代的大人物出門或出征時通常要化妝),還特地剃掉眉毛重新畫上。大概因為祭典辦得很成功,信長又命光秀負責二月末的皇宮內殿軍馬演練大會。這場大會也辦得非常成功,天皇大喜,三月五日再度演練一次。兩場大規模的示威演練均讓老百姓認為亂世已結束,新時代即將到來。對于如此能干的左右手,信長當然視為心腹,而此時的明智光秀也確實處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次年3月,信長滅亡武田氏后,織田信長于四月二十一日從甲斐啟程,回歸安土,途中還在富士山飽賞美景。五月十五日,德川家康和武田家降將穴山信君(梅雪,武田信玄外甥兼女婿)受邀來到安土,這年剛好是信長和家康同盟二十周年,為了讓老盟友能賓至如歸,信長再度指名明智光秀當饗宴總干事。家康一行人在安土城待了六夜,二十一日離開安土前往京都。

當時織田信長的威望和勢力都如日中天,他控制了以京都為中心的最富庶的半個日本,四周割據勢力,即便毛利、上杉、北條等,規模也都遠遠無法與其相比,重新統一日本,創建一個不同于以往朝廷或幕府的新形式的中央政權,已經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信長在此前幾年,已經著手創建幾個地區性的大軍團,準備四面出擊,掃蕩不肯服從的殘余諸侯。

信長麾下,此時主要有六大軍團:

一是東山道軍團,由瀧川一益擔任總大將。攻滅武田氏后,一益進駐上野廄橋城,繼任關東管領,著手與北條氏爭奪關東地區的統治權。

二是北陸道軍團,主將柴田勝家,他統率前田利家、佐佐成政、不破光治等將進入越中,與上杉氏爭雄。此時,他正在圍攻上杉氏屬下的越中魚津城。

三是南海道軍團,主將為信長第三子神戶信孝,以丹羽長秀作為輔佐官,負總的責任。這一軍團的目標是正在快速崛起,即將統一四國地區的長宗我部氏。

四是山陽道軍團,總大將是羽柴秀吉,備中國,包圍了毛利名將清水宗治守備的高松城。面對洶涌而來的毛利援軍,秀吉掘開附近足守川水,以隔絕高松與外界的聯系。后世遂有“餓殺三木,渴殺鳥取,不用太刀,水淹高松”的民謠流傳。

五是山陰道軍團,總大將是明智光秀,他在平定丹波和丹后以后,又從羽柴秀吉手中接管了但馬、因幡、伯耆三國的軍事。其實他和秀吉所要面對的敵人是一致的,都是安藝的毛利家,因為毛利大軍救援高松,秀吉寫信向信長求援,于是信長臨時終結了光秀的接待任務,命令他盡快集結軍隊,西向增援。

最后是德川家康。德川家康與織田信長是堅固的同盟關系,他協助織田家抵御東邊的敵人,此時家康已領有三河、遠江、駿河三國,勢力比當年的今川義元還要龐大,他將策應甲斐的河尻秀隆和上野的瀧川一益,對抗割據關東的北條氏。但在此之前,他應邀與穴山信君同來安土,受到熱情款待,并在數日后由織田信忠陪同上洛覲見天皇,然后轉往游覽。

1582年三月十五日,羽柴秀吉從播磨的本城姬路出發,四月四日進入宇喜多本城岡山,他派出心腹蜂須賀小六正勝、黑田如水齋孝高,勸說清水宗治投降,并允諾將備中一國都賞賜給他,但遭到宗治的斷然拒絕。其后,秀吉攻克了高松以北的冠山、宮路山兩城,切斷清水宗治與毛利本領之間的聯系,五月七日,重兵圍困高松。

高松城三面沼澤,剩余一面也挖有多道壕溝,羽柴大軍難以直薄城下。于是秀吉召集了附近百姓并自己的部下,在高松城南,自城東的蛙之鼻到城西的赤濱山,建起了一道長達四公里的長堤,堤成后,即將附近足守川的河水灌入。高松城變成了湖中孤島,徹底斷絕了與外界的聯系。

毛利家對高松之戰也非常重視,當主毛利輝元親統近五萬大軍前來增援,他兩位優秀的叔父吉川元春和小早川隆景也均從行。秀吉聞報,即寫信向織田信長求援,稱:“毛利輝元親率數萬騎與我對陣,欲救高松,兩陣距離約十町”,此時如能得到“御勢御合力”,則“將西國于當年中悉歸于幕下之事,如在掌中”。

豐臣秀吉不料能夠誘出毛利輝元等主力軍,很明顯的,秀吉希望信長可以將主力調往西線,在高松城下與毛利軍來一場大會戰,從而徹底擊垮這頭雄踞西方的猛虎,他相信此戰若勝,則當年年底前就能期望得到毛利家的降伏書狀。

于是信長命明智光秀、細川忠興、池田恒興、中川清秀、高山重友等諸將整備兵馬,火速前往增援。秀吉的求援信在十五日送至信長手中,信長于十七日命明智光秀擔任攻打毛利的先鋒隊。明智光秀不僅是位教養豐富的才子,戰績也很輝煌,織田信長會命他當援軍先鋒隊,其實十分合理。而且信長是在饗宴第三天才換掉明智光秀的職務。也就是說,最隆重的第一、第二晚洗塵宴已結束,之后的事交給別人代理也無所謂,當務之急是必須派援軍過去,否則豐臣秀吉很可能敗在毛利手下。面對這種迫在眉睫之務,信長當然非派光秀不可。由此可見,織田信長極為信任明智光秀,他大概做夢也沒想到會死在自己賢臣手下。

明智光秀于十七日稟命后即離開安土城,回到自己屬地坂本城準備領軍出征。五月二十六日,一萬三千名明智軍進入丹波龜山城(京都府龜岡市)。次日,光秀帶著十四歲嫡子和少數隨從登上險峻的愛宕山,閉居愛宕神社祈求戰勝。二十八日,光秀邀請九名當代一流歌人在愛宕山寺院舉行連歌會。

當然,這樣大規模的決戰,他織田信長本人是不可能不出場,親自蒞臨前線指揮的。五月二十九日,德川家康一行前往游覽,織田信忠沒有陪同前往,因為他聽說父親信長將在數日內上洛,因此決定留在京都等候。二十九日,信長從安土出發前往京都,隨同的不過“小姓眾百五六十騎”,估計他將在覲見天皇后,即親自領兵前往備中地區。

信長一行在雨中緩緩進發,朝廷的公卿們在山科栗田口恭候他的到來。信長的小姓(年輕侍從)森蘭丸首先馳馬來到山科,告知公卿們不必遠迎。下午四時許,信長進入京都,下榻于四條坊門的本能寺,而信忠則住在相隔不遠的妙覺寺中。次日,信長在本能寺舉行茶會,展示了三十八種名器茶具。嫡子信忠傍晚也前來參加酒宴,夜深后才返回妙覺寺。信長預計在京都逗留至六月三日,四日出征。

天正10年(1582年),織田信長消滅了甲斐的武田氏,統一天下指日可待。5月,負責中國攻略的羽柴秀吉軍面對國安蕓毛利氏40000大軍,向信長發出援兵請求。5月15日到17日之間,明智光秀負責招待長年與武田勝賴交戰的德川家康。織田信長召喚德川家康到安土城晉見,據說當時由于光秀辦事疏忽,被解除了招待的負責人職務。15日羽柴秀吉傳來求援的消息,17日織田信長命令光秀返回其屬地阪本城并準備出戰。5月26日,光秀領軍來到丹波龜山城,做好了出戰的準備。28,29日,他參拜了愛宕神社,并留下了“時在今日,天下當傾”(時は今 天が下知る 五月哉)”的名句。

天正10年(1582年)6月1日,信長援軍35000人出陣,其中包括出陣出云、石見的明智光秀軍;自己僅帶不到100人,從安土城出發,當夜織田信長下榻京都本能寺,召來國手日海和尚(即本因坊算砂)和鹿鹽利玄對弈為戲。據說此局下出了罕見的三劫連環無勝負局,包括信長在內,觀者皆驚。當日晚間,信長召來長男信忠歡宴,宴后信忠返回妙覺寺就寢。此時已有謀反之心的明智光秀回到居城和手下重臣齋藤內藏介利三、明智左馬介光春等商議,認為自己取代信長的時機已經成熟。當夜,明智軍13000余人出陣。第一隊大將明智左馬介光春四天王但馬、村上和泉、三宅式部、妻木主計3700人第二隊大將明智治左衛門藤田五郎、并河掃部介、伊勢與三郎、松田太郎左衛門約4000人本隊總大將明智光秀明智十郎左衛門、荒木山城守、荒木友之丞、諏訪飛守、齋藤內藏介、奧田宮內、御牧三左衛門3200余人天正10年(1582年)6月1日半夜,明智軍到達京都。明智左馬介光春攻織田信長泊宿的本能寺,明智治左衛門攻二條城和織田信忠泊宿的妙覺寺,明智光秀坐鎮三條堀河。本能寺更是被重重包圍,第一重四天王但馬,第二重村上和泉,第三重三宅式部;且本能寺周圍所有的出口都有2~300人負責把守。6月1日子時,明智軍完成包圍工作。聽到四周的動靜后,小姓們開始騷亂。信長最初還以為是侍衛們吵架,剛才爬起身準備斥責,(就像當初今川義元遭遇偷襲時一樣)忽聽鐵炮發射之聲,陣陣鳴響--

“定然有人反叛,去,看看叛者是誰?!”信長命令小姓森蘭丸說。

森蘭丸出去了一會兒,匆匆跑回稟報:“是桔梗旗印,像是惟任日向守的部隊!”信長大驚:“光秀嗎……”“一定會失敗”

蘭丸所指的,正是信長麾下大將明智光秀,他當時官位為正六位下日向守,因曾通過信長向朝廷求得“惟任”的古老姓氏,因此習慣被稱為“惟任日向守”。知道明智光秀謀反后,織田信長親自上陣,率小姓眾奮戰,但始終是寡不敵眾。御馬屋附近馬郎、藤八、巖、新六、彥一、彌六、熊、小駒若、虎若等二十四人戰死;御殿內小姓森亂、森力、森坊兄弟三人、小河愛平、高橋虎松、金森義入、菅屋角藏、魚住勝七、武田喜太郎、大冢又一郎、狩野又九郎、蒲田與五郎、今川孫二郎、落合小八郎、伊藤彥作、久々利龜、種田龜、針阿彌、飯河宮松、山田彌太郎、祖父江孫、柏原鍋兄弟、平尾久助、大冢孫三、湯淺甚介、小倉松壽等戰死。織田信長見大勢已去,切腹自殺,但奇怪的是在本能寺內竟然沒有人找到信長的尸體。信忠率本隊1500人前往救援其父失敗,于京都二條城內自殺。就是這短短兩三個小時改變了整個戰國的歷史。光秀之謀叛,普遍認為是臨時起意,策劃時間并不很長,但即便如此,以后事倒推,似乎也隱藏著許多不為當時人重視的蛛絲馬跡。

在受命西援羽柴秀吉,與毛利軍對戰后,明智光秀從安土返回自己的本城--近江坂本,五月二十六日再到丹波龜山。翌日,他前往愛宕山參拜,祈禱獲勝。二十八日,在愛宕山威德院西坊中,召來著名的連歌師里村紹巴等飲酒唱和,這就是著名的《愛宕百韻》。當時光秀所做的連歌中有一句為“ときは今天が下しる五月哉”,意為:“這細雨綿綿的五月天啊。”然而,土岐在日語中的發音正是“とき”,而明智光秀即出身于土岐氏庶流,如果“とき”確為雙關語的話,即可解釋成:“五月間,土岐氏取得了天下!”

據說連歌唱和時,光秀曾詢問里村紹巴本能寺外濠溝的深淺,紹巴回答說:“只是普通寺廟,無濠--將軍問此何意?”光秀笑笑,隨即閉口不語。但他分明在進行凝重的思索,以致于吃粽子的時候,竟然出神得忘了剝除粽葉。當晚,光秀與紹巴同榻而眠,輾轉反側,隱有嘆息聲,紹巴問他,他卻說是在思索詩句。

六月一日,明智光秀返回龜山城,在此召集麾下最親信的部將明智左馬助秀滿(光春)、明智右衛門尉光忠、藤田傅五、齋藤內藏助利三、溝口勝兵衛茂朝五人,說明自己的決心。并且直言相告:“如有異意,請斬光秀之首。”五人皆拜伏應允,并草就誓書、遞交人質以表示自己的誠心。

當日下午四時左右,明智光秀召集家中物頭,告知說:“京都的森亂(即森蘭丸)有信使來報,主公為了加強對中國地區用兵,要在京都檢閱我家的軍隊。”于是立刻整隊出發。但還有一種說法,明智軍是先西進到山崎后,光秀才宣布“閱兵”的消息,于是大軍轉向前往京都。

對于明智光秀的真實意圖,普通士兵們是不了解的,他們也并不知道“閱兵”的借口,甚至其中許多人等到信長死亡,還搞不清內中真相。最先攻入本能寺的士兵之一、本城右衛門有介在回憶錄中說:“那時,太合公(即羽柴秀吉)正在備中與輝元殿下對峙,明智率軍馳援,本以為是前往山崎方向,不料卻命令進京。因為那時家康公也到了京都,我等都認為這是針對家康公的。”

士兵們認為是信長想要消滅德川家康勢力,因此派明智光秀趁夜秘密進軍前往京都。這可見即便最下層的兵卒,對于他們的領袖織田信長都報有一種怎樣的觀感--信長公是強大的君主,但他毫無信義,誅殺甚至謀殺盟友,對他來說并非不可理解之事。

《耶穌會日本年報》中也說:“……命令把火繩都點了火,銃都上了扳機,長槍也整備好。部下疑惑這是打算做什么,有人認為明智受信長的命令,去殺信長的義弟三河之王(指家康)”。其實當時家康已經去往了,而并不在京都。

據說明智軍總兵力為一萬三千人,分為三隊:光秀本隊自保津翻山,經水尾天皇陵至嵯峨野,在衣笠山麓的地藏院布陣;一隊由明智秀滿等率領,由山陰道經過老之坂,渡過桂川;另一隊由明智光忠率領,從王子村取道唐柜岳,前往松尾的山田村。一方面,萬余大軍如果不分散行動,蹤跡是不可能不被發現的,另方面,這說明光秀的目的并不僅僅在殺死信長一人,他還要趁此機會盡快控制京都和附近地區。

明智本隊進入山城國,在沓掛宿稍作休息時,光秀命令部將天野源右衛門領一隊人馬為先驅,將此地到本能寺路上有可能泄露本軍行蹤的行人全部捉拿或誅殺。天野源右衛門果然在京都七條口附近殺死了早起種瓜的二、三十個農民。

明智大軍進至桂川時,光秀終于下達了詳細的命令:“都去掉馬蹄上包裹的東西,士卒脫掉草鞋,換上足半,鐵炮手把火繩切成一尺五寸長,并將兩端都點燃。隨時準備戰斗!”渡過桂川后,他鼓舞士兵說:“從今日起,光秀殿下即將成為天下人,即便如提鞋的低賤之輩亦當歡欣踴躍,竭盡忠勇。吾輩士卒有兩處目標(指信長下榻的本能寺,和信忠下榻的妙覺寺),樹立武勛便在今日。有什么愿望現在盡可以說出來。有兄弟子嗣之人自不必擔心無人繼承家業,無兄弟子嗣之輩盡可從自己的親屬中選出關系親近者繼承家業。眾人封賞之高下,全系盡忠之深淺!”然后一指遠方:“前進,敵在本能寺!”

六月二日清晨,明智叛軍把本能寺包圍得水泄不通。當時跟隨在織田信長身邊的,只有小姓數十人。據說信長最初猜測道:“是城介有異心嗎?”城介指的是秋田城介,也即其長男織田信忠,信忠近在咫尺,信長大概是想到了老丈人齋藤道三的往事,以為親兒子想要奪權篡位吧。由此可見,他對光秀謀叛,是毫無心理準備的。

戰斗首先從馬廄展開--大概光秀怕信長會奪路而逃,因此要先控制馬廄。信長的小姓二十四人,包括矢代勝介、伴太郎左衛門、伴正林、村田吉五等,全都在此戰死。此外,就寄宿或居住在附近的湯淺甚介、小倉松壽等人聞訊前來救駕,試圖突入寺中,也都英勇犧牲。

很快,織田信長本人出現在明智兵卒面前,他與最后的親信森蘭丸、森力丸、森坊丸、小河愛平、高橋虎松、針阿彌等人共同奮戰,最后負傷退入內室。不久以后,內室燃起熊熊的火光,一代霸主就在烈火中灰飛煙滅,時年四十九歲。

對于信長最后的死亡,各種記載都大相徑庭。《信長公記》說:“信長公取弓放箭,僅僅放了兩三發之后,弓弦崩斷;再以長槍應戰,結果肘部為敵長槍所傷。信長公自知不免,遂命令身旁的女性逃出。此時,御殿上已經烈火熊熊,難以見到信長公最后的身影,料想他已在御殿深處自盡。”

弗洛伊士的《日本史》中則說:“執行這一特別任務的士兵一起進入內部,找到剛洗完臉和手,正用手巾擦身的信長,就直接一箭射中其背部。信長拔出箭,拿起一種像鐮刀一般的長槍,名叫刀的武器迎戰。據說戰了很久,信長的腕部被銃彈擊傷,就退入自己的房間,關上門,在里面切腹了。又有人說他親自在御殿上放火,被活活燒死了。然而因為火勢太大,恐怕無法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從明智方的角度來看,《翁草》中記載說:“信長公身穿白色單衣,先用弓箭迎敵,因弓弦崩斷,便尋槍來戰。一個二十七、八歲的著紅衣的女中取來去鞘的十文字槍,信長公持槍躍下廣庭,與三人廝殺。三人一直把信長公逼到房間內,房間內的蠟燭還沒有熄滅,信長公的身影映在障子上。安田作兵衛(即前面提到過的天野源右衛門)用長刃的槍照此影穿透障子刺去,刺傷了信長公的右腹。信長公遂入寢殿自盡。”

信長在本能寺殞命的時候,其長男織田信忠就下榻在不遠處的妙覺寺中,與本能寺直線距離不過600米。當時明智軍并沒有包圍妙覺寺,信忠從匆匆趕來的京都所司代村井貞勝父子處得到謀叛的消息,立刻趕往京都二條御所。據說,信忠認為:“謀這等大逆的賊黨們,必定已把守了各個要道路口,一旦途中遭遇就不妙了,還是不要作徒勞的移動。”因此沒有及時逃往安土或其它堅固的城堡,這是織田信忠最大的失誤。

由明智光秀沒有同時包圍妙覺寺這點看來,光秀叛變的動機很可能是一時沖動。一五八二年五月是小月,只有二十九天,次日即為六月一日,明智光秀在二十八日舉行連歌大會時還未決意弒君。這三天中,明智光秀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非弒君不可的事呢?而由明智光秀在本能寺事變之后的行動看來,他似乎也沒渴望篡奪天下。事變當天他執拗地尋找信長尸體,下午才離開京都前往安土。只是通往安土的橋被信長家臣破壞,光秀只能回自己居城。回城后,光秀發出多封信件,收件人大部份是與信長敵對的大名,但眾人因為于事前都沒收到任何光秀欲叛變的內幕消息或知會(這在戰國時代似乎是一種違反常理的行為),所以大部份人均作壁上觀,按兵不動。

二條御所是信長一力扶持的誠仁親王的官邸,修建得相當堅固,信忠退守此地時,身旁從屬大概有三到五百人。明智軍很快就包圍了二條御所,村井貞勝建議先讓誠仁親王一家退出御所,以免遭受池魚之殃--“京都所司代村井殿下與嗣子(指信忠)在一起,依照他的進言,內里的兒子(內里指天皇,內里的兒子即指誠仁親王)騎在馬上,向外面街道上的明智軍派遣了使者,質問他們想把自己怎么樣,是不是要自己切腹。明智好象無意對殿下有任何舉動,希望立刻就讓殿下離開御所,只是為了防止城介殿下(指信忠)混在其中逃亡,就回復說馬和車駕不能離開。內里的兒子得到報告后,就帶著妻室一起上京去他父親的皇宮了。”(《日本史》)

親王離開以后,明智軍立刻對二條御所發起猛攻。知道已無幸免之理,織田信忠及其部下進行了殊死的抵抗,光在大門口就激斗了一、兩個小時,使明智軍付出了意料之外的慘重代價。然而眾寡之勢懸殊,明智軍終于還是突破大門,把信忠逼退到大殿上。信忠及其兄弟勝長(信長第五子)往來奮戰,據說信忠精通劍術,連斬明智方數員大將,勇猛仿佛當年的“強情公方”足利義輝。

損失慘重的明智軍,紛紛爬上二條御所旁太政大臣近衛前久官邸的屋頂,從這里居高臨下,向信忠等人發射箭矢和槍彈。這一角度是信忠軍所無法抵擋的,并且火器也引燃了御殿的大火,于是信忠吩咐部下鐮田新介擔任自己的介錯,要他事后揭開走廊地板,把自己的遺體藏匿于其下,囑咐完畢后就切腹自殺了。因此信忠的尸體并沒有被明智軍發現,而是與御殿一起在紅蓮烈焰中歸為灰燼--享年僅二十六歲。

在二條御所的戰斗中,信忠方的死歿者除了信忠、勝長兄弟外,還有信忠的叔父津田又十郎長利、津田勘七、津田九郎二郎元嘉、津田小藤次等一門,村井父子三人(貞勝、貞成、傳次),信長奉行眾的菅屋長賴、福富平左衛門、野野村三十郎,馬回眾的團平八、齋藤新五郎、坂井越中、毛利新介等,或戰死,或自盡。

也有數人僥幸逃了出來,其中就包括信長的弟弟、大茶人織田有樂齋長益,據說他是從墻壁上架槍的孔洞中鉆出去逃生的,為此,《當代記》說長益“為時人所惡”。

豐臣秀吉接到信長斃命的噩耗后,立即向毛利講和,六日率兵東上,與其他信長家臣會合,兵力膨脹至三萬五千,十三日在山崎之戰中擊敗明智光秀。據說光秀在當天深夜逃往近江途中,被醍醐(京都市伏見區)附近村民視為敗走武士,而遭劫殺。然而,明智光秀跟織田信長一樣,死后均不見尸體,以為佐證。

明智光秀在弒君后第七天,由于各地大名均不理不睬,只得又親筆寫了一封信給老友兼親家公的細川藤孝,懇求細川伸出援手。內容提及發動本能寺事變的主因在于想提拔女婿細川忠興以及其他人,別無二意;并發誓將在五十日、百日內平定近畿諸國,之后隨即隱退。雖然這是一張永遠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但字里行間洋溢著孤獨、悲涼情懷。

倘若明智光秀沒有發動本能寺事變,他應該是位任何明君都夢寐以求的名臣,不但允文允武,且智勇足備。只是,也或許是過于賣力,反倒令他在不知不覺中患上不為人知的憂郁癥吧。

本能寺事變的最大受惠者是豐臣秀吉。豐臣秀吉始終是明智光秀的競爭對手,無奈事事都比光秀略遜一籌。本能寺事變后,信長眾臣均陷于無能、混亂狀態,只有豐臣秀吉保持冷靜,面不改色自戰場馬不停蹄趕回京都為主君報仇。事后又巧妙地立信忠嫡子為繼任者,掌握了織田政權。

但根據有識人士證言,真正的受惠者是四國的戰國大名長宗我部元親,以及明智光秀的重臣齋藤利三。織田信長原已決定征討四國,并命三男織田信孝和重臣丹羽長秀聚在大坂城準備出征,六月二日正是織田艦隊離開大坂打算侵攻四國那天。長宗我部元親是齋藤利三的妹婿,如果沒發生本能寺事變,四國應該已被織田信長平定了吧。

關于明智光秀起兵的動機,有多種說法。例如怨恨信長,奪取天下的野心,守護朝廷等等,并沒有統一的見解。本能寺之變事起突然,而且找不到任何明智光秀本人出現在本能寺或二條城的記錄,明智光秀的幕后到底有沒有黑手,誰該為織田信長之死負責,一直是多方研究的重點,日本甚至有部分人認為光秀背負弒君的罪名并不公平,而組成了“明智光秀公彰顯會”,專門為明智光秀申冤。

下面列出幾種主要說法:

江戶時期以來一直到昭和二次大戰時期之小說一般都采用怨恨說作為題材,最重要的就是被解除招待德川家康的職務這一點。雖然很難辨明真偽,但作為理由,一般認為有以下幾個:

1、明智光秀本計劃周到細心地招待家康,但是準備的菜肴中有惡臭的氣味(亦有說因準備材料因天氣關系而發出非腐爛的自然味道,信長在巡查廚房時發現,但不接受光秀解釋,且褫奪其饗宴奉行一職)。信長怒道“你打算拿爛掉的菜來招待嗎?”撤掉了菜肴,并罷免了光秀的接待職務。

2、明智光秀在平定丹波國的時候,將其母(亦有乳母說)作為人質交給八上城,說服城主波多野兄弟前往信長處。然而信長殺害了兄弟倆人,結果在八上城的光秀的母親也被殺害。

3、信長下達要將光秀從原封國丹波國轉封到尚是毛利氏領土的出云國與石見國。由于之前信長驅逐重臣林通勝與佐久間信盛,讓光秀也有了失去領土被驅逐的危機感而心生不滿。

4、明智光秀作為幕府的役人,是堅定的幕府支持者,而織田信長廢黜幕府將軍足利義昭以及要求修改歷法等藐視幕府的行為,讓明智光秀認為其并非改革者,而是秩序的破壞者。

5、在對待長宗我部家的立場上,光秀和信長持完全不同的態度。長宗我部元親之子信親與光秀麾下大將齋藤利三本是遠親,光秀利用這一層關系,說服信長招撫長宗我部氏,使其統合四國的軍事,從側翼夾擊毛利氏。然而,長宗我部元親烈火疾風般的四國統一戰卻引發了信長的不快,他轉而支持贊岐的三好康長,還企圖讓三子信孝入繼三好家,派信孝和丹羽長秀準備四國攻略,日后即由信孝接管長宗我部的原有領地。其實主從意見相左并沒有關系,然而最初是光秀把長宗我部拉上信長的戰車的,信長一腳把他踹了下去,事先卻毫不征求光秀的意見,而且四國攻略也沒有光秀的份,這使光秀既惱怒,又恐懼,害怕自己在信長眼中是一枚可以隨時放棄的卒子。況且,前此羽柴秀吉自作主張地插手四國事務,派兵攻克了淡路島,分明是在搶他光秀的風頭,而自己竟要前往中國地區,聽從羽柴秀吉的指揮。

由此,光秀倍感恥辱,積怨甚深。但是,積怨說的依據大多是在江戶時代之后出現的文稿,作為史料非常值得懷疑。

對于光秀從何時決定謀反尚未定論,但是在龜山城出兵前,光秀在參拜愛宕神社時所詠的詩歌“時は今、雨が下しる、五月哉”(諧音:時在今日,天下當傾),似乎可以顯示當時他已經下定了謀反的決心。

此說是興起的說法,是本能寺之變諸說中,比較有利的說法。朝廷黑幕說的基礎建立在三職推任事件上。此事被記錄在公卿勸修寺晴豐所寫的“天正十年夏記”,原文:“廿五日天晴。村井所へ參后。安土へ女はうしゆ御したく候て、太政大臣か關白か將軍か、御すいにん候て可然候よし被申候(しかるべくそうろうよしもうされそうろう)。その由申入候。”這段被稱為三職推任事件的文章引起了立花京子、小和田哲男、今谷明、堀新等日本學者的注意。本文從不一樣的角度解釋,則出現兩派相反的看法,分別列舉如下:

朝廷主動派,本派是小和田哲男、堀新等學者所支持的看法。1582年4月25日,信長消滅武田家后,朝廷派遣勸修寺晴豐跟織田家京都奉行村井貞勝提出希望織田信長從太政大臣、關白和征夷大將軍中選擇其中一個職位擔任的想法。請村井向信長轉達,讓朝廷可以做好準備。

信長主動派,本派是立花京子、今谷明等學者所支持的看法。1582年4月25日,信長消滅武田家后,透過其京都奉行村井貞勝向朝廷使者勸修寺晴豐提出織田信長希望能從太政大臣、關白和征夷大將軍中選擇其中一個職位擔任的想法。請勸修寺向朝廷轉達。

朝廷主動或是信長主動派之后的發展都是一致的。1582年5月4日,勸修寺晴豐向信長表達天皇希望信長接任征夷大將軍一職、開設幕府。已知此事的信長卻刻意避而不見,并派森蘭丸前去表達保留此事的態度。三職推任事件加上信長在1578年辭去右大臣事件、天正改元事件、正親町天皇讓位事件等多次雙方沖突下,使朝廷認為拒絕開設幕府的信長有可能是想推翻原有的天皇制度,因而聯合支持朝廷的明智光秀發動本能寺之變。

2007年,根據‘兼見卿記’寫成‘信長謀殺の謎’的桐野作人在采訪中也說,他被人質問“朝廷黑幕說難道不是一種陰謀史觀嗎”。

此一說是指豐臣秀吉與光秀合謀造反,不過秀吉欺騙光秀,于本能寺之變后打倒光秀,原因是秀吉沒有理由以極快的速度由中國地方返回京都。但由于秀吉正在中國地方與毛利軍作戰,當時聽聞主公信長慘死,于是先與毛利議和,逼城主清水宗治切腹,而后以急行軍的速度趕回京都,與明智光秀決戰于山崎會戰。此一假說仍然有一定的根據。

疑點:第一、秀吉與光秀曾一起負責防衛京都的職責,關系不淺。

第二、以五天達成從備中高松城至山崎,將近一百八十公里,這種行軍速度,必須在事前有一定程度的準備。

第三、議和也需要時間,何況毛利軍態度原先很堅持,談判的時間理當不短。

第四、秀吉遲遲不將城池攻下,反倒是向信長要援軍,甚至使信長親身前往戰場。

第五、光秀已死,真相也就只剩下秀吉單方的說法。

本能寺之變時,德川家康正在游覽,得到消息以后,立刻繞路逃回三河,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接管了因信長去世而亂成一團的織田甲斐、信濃等處領土。他的動作之快,也頗費后人思量。再加上織田信長曾下令殺死家康嫡男德川信康與其妻筑山殿,難免想象家康參與本能寺之變來替妻兒報仇。

但史料沒有明確證據支持這一說法。

此一說是認為長宗我部元親透過妻兄齋藤利三慫恿明智光秀叛變。2014年6月23日,日本NHK發布信息,稱已找到當年元親與齋藤利三的書信,但所反映的是長宗我部元親試圖通過歸順信長而免于被征伐,明智光秀則力諫信長不要將四國地區交給元親,信長不納光秀之言,結果光秀發動了本能寺之變。這是第一次發現四國說的直接證據。

此說是認為明智光秀跟柴田勝家擔心如同林秀貞一般遭到肅清,而聯手欲推織田信長的侄兒津田信澄上位,但因為津田信澄被丹羽長秀、織田信孝所殺,使柴田勝家在兵變后不敢響應。

據傳教士弗洛伊斯的記載,信長的志向是統一日本后組成大艦隊出征世界,而光秀的理想則是光復舊幕府的權威,由此成了謀殺的動機。

這個說法以大浦章郎(小說家,歷史研究家,代表作為《龍馬暗殺之真相》)為代表。

一直以來都認為明智光秀基于對信長的怨恨,加上自己想取得天下的野心,發動了本能寺之變,但是在事件之后明智光秀后續的行事卻令人費解。而秀吉能夠奇跡式地全軍神速從對高松城攻擊的態勢撤退,以及家康在地的行動也耐人尋味。而且家康和秀吉也存在相當充分的動機,如果把他們屬下的行動解釋為受到了指示,則拼出來的事實真相或許是當天出現在本能寺的根本不是光秀的軍隊,光秀本人也沒有出現的證據,后來的歷史描述或許是故意地扭曲。

當天秀吉屬下蜂須賀小六的野武士軍團,以及家康配下服部半藏的忍者軍團,為了陷害以桔梗旗為軍旗的明智光秀軍隊,在早飯以前的時間共同實行了攻擊本能寺的作戰,并且散布“明智光秀謀反”的謠言,當真正的光秀軍隊出現在京都時,不,是被他們引誘出來的,一邊放火燒了本能寺逃走,一邊在京都到處宣稱是光秀干的,于是當光秀發現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時,只得繼續實行三人的秘謀。

至于幕后操縱三人秘密結謀的,有說法說是安國寺惠瓊。安國寺惠瓊曾對三人灌輸對信長感到不安和恐懼感的言詞。以長年為織田家效力的重臣佐久間信盛父子和林通勝被流放甚至處死的先例,來煽動三人都是非常具有說服力的說詞。攻擊高松城的秀吉曾與出面議和的安國寺惠瓊見面,身為毛利家外交僧侶的惠瓊也經常滯留在京都,而且在三河一向一揆時脫離德川家的本多正信也有出現在京都的證據。所以即使光秀、秀吉、家康三人并未離開所在職務,光秀的家臣齋藤利三、秀吉的家臣黑田官兵衛以及家康的家臣本多正信三人可能在京都代表主君結下協定。但是秀吉背叛了盟誓,爆發了山崎之戰,家康為了援救光秀,進軍到了鳴海,但是不知秀吉里切決心的光秀來不及準備,在山崎敗給了秀吉,秀吉為了湮滅證據放火燒了安土城。后來家康在小牧、長久手抵抗秀吉,以及違背對秀吉的承諾,埋了大阪城的壕溝,而后殺死秀賴均是對秀吉里切的報復。

此說法為南條范夫(作家,昭和31年以《燈臺鬼》一文獲得直木賞,代表作是《織田信長》)提出明智光秀到底為什么要謀反,一直眾說紛云。一般的說法有的說是光秀的怨恨,有的說是光秀的野心。關于怨恨說有太多的材料,如光秀的母親送到波多野家當人質,因而放心到安土城投降的波多野兄弟被信長處死,導致光秀的母親被害;還有光秀正在勸說長宗我部投降的工作正有進展,信長卻命令強攻四國使得光秀的面子掛不住;接待家康的工作沒有犯什么大錯,卻為了小事被信長嚴厲責斥等等。這些插曲很多是后世人加上去的,信長的作風本來就人言殊異,但大部分的人應該不會怨恨信長。光秀也許對信長存有一點怨恨這個我們不知道,但光秀對信長應該也有感受大恩的恩義心在,從500石身分的侍大將成為強大的織田軍團中首屈一指的幕僚長,武士的榮譽莫過于此,硬要說反叛的理由是因為怨恨實在太過牽強。

至于野心說,戰國時代的武將誰都夢想成為天下人,明智光秀當然也不例外,但是必須要先周詳考慮暗殺信長以后的情勢變化,才有可能在那之后取代信長的統一天下之事業。但是從光秀后來的作為來看,完全沒有作過事前準備的跡象,光秀是個非常聰明的人,應該很清楚自己沒有取代信長成為天下人的器量,要取得天下必要的收攬人心的技術更非光秀所擅長的,信長的令人畏懼,秀吉的讓人親近,家康的令人尊敬這些魅力光秀都沒有,如何成為天下人?那么為什么素以頭腦清晰著稱的光秀會一時情緒沖昏了頭?除了對秀吉的競爭心外,實在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信長的家臣團們是非常競爭激烈的,信長相信,故意使能力相近的家臣在彼此競爭的壓力下,可以發揮出十二分的能力。特別是光秀和秀吉又是在相同身份之間的佼佼者,更是為了彼此的排名順位激烈地競爭,最初是光秀占了先機,光秀學識淵博,熟知皇室與朝廷的事務,在協調信長和足利義昭之間有良好的表現,最后更完成協助信長護送義昭上洛,光秀的政治能力相當不錯,也努力充實軍事方面的能力,也曾很自豪地說自己是鐵炮方面的專家,與農民出身的步兵將領在格調上完全不同。光秀的能力受到信長最高的評價,性格上也和信長相近,而另一方的秀吉則如小丑般,在喝斥他的同時,他會不斷地磕頭到磕出包來,實在是很難讓人討厭的性格。此時的光秀深為“如果在這里被秀吉追過去,以后就再也追趕不上了”的想法所苦。在這個時期的秀吉以備中高松城難攻不下為理由,請求信長親自出陣,但是其實秀吉一個人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卻特地邀請信長到前線,無非是秀吉想要為自己的表現博得主君的贊賞。聰明的光秀當然深知此點卻苦無對策,因此本能寺之變實際上是光秀對秀吉的反抗。

此外根據考證,本能寺不是一般的寺廟,而是在寺廟的周圍挖了深壕,是城寨的一種。而且也是在京都重要的鐵炮和火藥轉運站,本能寺的東西向長約140米、南北向寬約270米,此外本能寺作為城寨,應該在最里面的房間會有直通外部的秘道。

(按:根據考證,當時的本能寺是織田軍堆放火藥的軍械庫,因此放火導致了火藥的爆炸,使得信長的遺體煙消云散)

阻止信長篡奪皇位說

這個說法是桐野作人(歷史作家)所提出

光秀討伐信長的最大動機,其實是阻止信長篡奪皇位的野心,與朝廷內的“反信長神圣同盟”訂立密約的光秀,其實是真真正正的勤王主義者。解釋如下:

天正7年(1579)7月,光秀在平定丹波的同時,也歸還被土豪強占的朝廷御料所(直屬天皇的耕地)-山國莊,喜出望外的朝廷派出敕使,對當時沒有官位的人臣光秀多所褒勉并賜予獎勵,對此般殊遇,光秀銘記在心。當時的事在“威光寺文書”中有如下的記載,“信長上洛后,禮祟天皇,修復禁內,并上獻扶持米”以獎勵信長勤王的行為。“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光秀等于是這樣的宣告,這個文件隱約地透露出光秀否定信長的天下布武政策,這是相當危險的訊號,因為信長根本不認為“天下”是屬于居于上位的朝廷的。怨恨說、野心說都是揣測之詞,因為信長和光秀的關系一直到大約事變以前,都沒有變壞的跡象。在天正8年放逐佐久間信盛父子的彈劾書中,信長曾寫下“對天下表彰光秀的聲譽”,在這個時候,光秀是信長最欣賞的武將一事是無庸置疑的。另一方面,光秀也曾說出“身為落魄武將的光秀被信長主公破格禮遇,而且還與其他重臣并列,對主君大恩大德,必不惜粉身碎骨地工作”的言詞。

信長真正顯露出他壓迫朝廷的政策大約是在天正7年,將皇太子誠仁親王父子搬到二條御所的時候,信長的目的無疑是想要成立第二朝廷,而且在這當口,信長收了親王的第四個兒子五宮為養子,也就是如果五宮即位的話,信長將成為天皇的養父太上皇、實際統治天下的君主(按:日本的政治很奇怪,自很久以前,天皇都是沒有實權的,真正朝廷的權力是掌握在太上皇的手中,所以很多代的天皇即位以后,夢想的都是哪天太上皇掛了,自己可以讓位給皇太子,成為太上皇)。信長的最終目標是要成為統治天下的君主,在天皇之上,天下真正的擁有者,這是明明白白要篡奪皇位,斷絕天皇的血脈。信長將誠仁親王和五宮當成人質,來實現篡奪皇位的計劃,尚須逼迫正親町天皇退位才能達成,事實上,信長曾兩度嘗試逼迫天皇退位,遭到正親町天皇拒絕。天正10年5月4日早上,朝廷以維持秩序的理由,邀請已經脫離官位的信長就任關白、太政大臣、征夷大將軍三役的官位,然而信長大笑著拒絕了,并在那之后向朝廷要求討伐毛利氏的號令。

但正親町天皇的財政非常窮困,當年還是毛利元就樂捐獻金,才能舉辦即位式,在毛利盡可能地援助天皇的情況下,信長考慮當時大概很難逼迫天皇退位,故要先攻伐毛利,斷絕天皇的外援,再來逼天皇退位。

在朝廷內跟光秀共謀的人,有兩個人曾顯露出跡象,從三位的神祗大副吉田兼和(兼見)和前關兼和,他們在山崎之戰的前一晚,天正10年(1582年)6月12日緊張地折斷了筆,隔天當獲知光秀敗死之后非常顯得失望。

正親町天皇以“決心讓位給誠仁親仁”的理由,把信長騙來京都,同時以賜予明智光秀征夷大將軍的條件促使光秀謀反。

千利休幕后黑手說

此說法為中津文彥(昭和57年以《黃金流砂》獲得江戶川亂步賞,著有“之本能寺”)所提出。

世稱為本能寺之變的信長暗殺事件,最大謎團是信長為什么要在天正10年(1582年)5月29日這一天到京都來,信長應該不是預定這天要上洛,出兵西國的軍團整備還要幾天才要開始,信長應該在安土城率領大軍出發的,不是嗎?改變原定計劃的信長,提早到了京都讓光秀有機可乘,造成連命都保不住的困境,這是信長的記錄中,悔恨莫及的大失算。

這一年,信長最放心不下的武田家終于攻滅,這是從3月開始的事情,4月21日,結束戰后處理的織田軍凱旋返抵安土城,此時正是農忙時期,雜兵、步兵等人員必須片刻不休地立刻投入農事,在那之后也要休養生息,故西國遠征的出兵計劃從6月開始。秀吉遠征西國的出發時間,已經是在4年半以前的天正5年10月的事情,因為領土實在太廣大,從毛利軍中間出發的秀吉傳令兵,抵達已經是5月15日的事情,信長向光秀發出早日增援秀吉的命令,而信長本人的直屬部隊,應該在6月5日或6日左右出發比較合理。光秀在5月17日到達近江阪本城,而后返回丹波的龜山城,大概整備了1萬3千人的軍隊;另一方面,長男的信忠在5月21日率領2千人的部隊進入京都妙覺寺,顯然是為了信長要上洛的先前警備工作,至于為什么信長要在軍隊整備完成以前就提早上洛仍是謎團。

信長抵達京都的隔天,在居處的本能寺舉辦茶會,傳說信長也很喜歡收集茶具,信長邀請了朝廷公卿和地的大商人們,在茶會中展示了安土城收集的38種茶道名器,茶會之后則是酒會,這里有個人值得注意,他是博多的大商人鳥居宗室,信長曾聽說過天下有三大茶道名器,初花、新田及柴,信長已經擁有初花和新田,最后的柴在鳥居宗室手上,信長向鳥居交涉,請他割愛柴,順帶一提,鳥居宗室預定天正10年(1582年)6月2日離開京都,或許就為了這個理由信長才會提早上洛。

信長與鳥居宗室素不相識,信長可能會為了要向鳥居交涉取得柴,而在軍隊整備之前來到京都,千休利巧妙利用信長渴望獲得茶器的心理,大膽地實施這個陰謀。為什么說是千利休?利休得到信長的信賴,因為是茶道師傅,可以常常見到信長,而且利休也有動機,也有可能是利休跟地全體商人的意見。在那之前,信長流放了重臣,不知幾次出難題給他們負擔,即使是要大施殺戮之前仍跟沒事人一般的信長讓商人們非常畏懼。至于光秀和利休串通的證據,在光秀襲擊信長的前兩天,光秀在和歌會中說出“時は今、天が下しる五月哉”的句中,這個和歌會中,地的商人里村紹巴也以和歌師傅的身份出席,里村紹巴和千利休的關系非常密切,為了讓對信長不安的光秀能確實執行暗殺的任務,避免他半途而廢,里村負責在旁監視。 也就是說千利休是幕后黑手,明智光秀負責執行,而里村紹村監視光秀。

蜂須賀一黨實行說

此說法由廣瀨仁紀(記者、小說家,專攻歷史和經濟)提出。

天正10年6月2日天剛亮,坐落于南北向的西洞院通和油小路之間,東西向的六角通和四條坊門通的法華宗巨剎本能寺,被謀叛的明智光秀襲擊,幾乎已將天下霸權掌握在手中的前右大臣織田信長,在此結束其四十九年壯闊的人生。各種佐證都無法確認這是絕對的事實。傳說其動機是接待德川家康宴會的準備缺失,被信長嚴厲地斥責,并取消接待的職務,此時光秀的領地也被收回,代之以還是毛利所有的出云和石見,被激怒的光秀決心謀反,但這些事情在“信長公記”中都沒提到,而是在里本的“太閣記”中突然出現,這些有可能不是事實。

不是非謀反不可的光秀,也看不到積極掌握霸權等作為的他到底憑恃著什么?在雨中登上愛宕山山坡的明智光秀,已經下定決心謀反大概是確定的,但是在打倒信長這件事情中,誰是幕后黑手?必須極力避免世情的混亂和家中的動亂,同時還要拉攏安撫其他勢力,這些都要動用龐大的資金,不論是誰都會感到懷疑。

前年的6月25日羽柴秀吉攻擊中國地區的大軍出發前,剛好是由明智秀滿代表主君,帶著收藏在京都野村美術館的茶道名器“明智井戶”前往探病,他應該是派到羽柴處的密使,他和完全知道內情的齋藤利三兩人共同催促光秀謀反,此外地商人千宗易的養子千利休也寫了一封意味不明的書信,提到當夜信長確實住宿在本能寺的消息。

光秀全軍1萬3千人在龜山城外半里五町的野條集結完成,在晚上九點左右開始進軍是大家都同意的說法。1萬3千人分成兩列前進應該是無誤的,6千5百人的行軍隊列以步兵須間隔90公分推論將迤邐6.5公里長,如果再考慮騎馬隊和鎦重隊,將連綿超過8公里長。愛宕山在梅雨延綿下的夜空更顯黑暗,在此狀況下行軍的光秀軍,從野條走1里3町在老人坡開始爬坡,再過半里17町到達中間點沓掛,在此休息片刻,在深夜零點開始行動。而后走了1里17町到達桂川的西岸,在古書記載約深夜1點抵達,然而即使先鋒抵達河岸,此時中軍應該還沒到達沓掛,而梅雨季節的桂川河寬超過300米,河水湍急,少數人馬根本沒辦法渡河,等到后續部隊到達,完成架橋作業,全軍渡過桂川抵達東岸,已經超過早上三點,但此時洛中東南方,西洞院本能寺周邊的晨曦已被火炎染紅,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光秀的部隊所為。沒有攻擊本能寺的明智光秀率軍在早上8點的時候,攻擊在勘解由小路町(鳥丸三條坊門)二條館的織田信忠。

知道秀吉暗中謀取霸業的近衛前久,靠著德川家康逃亡到三河,同時秀吉心腹的蜂須賀小六正勝的同黨,據說在尾張、美濃聚集了3萬人之眾,幕后主導的秀吉為了保護自己,將蜂須賀一黨擊破。結果相信“反信長同盟”的明智光秀,在歷史上單獨背負謀逆的惡名。

織田家家臣共謀說

這個說法最具爆炸性,我在很多地方看到這個假設,可惜不知道是誰先提出的。

在本能寺事變前后,織田家的重臣幾乎都有詭異的舉動,如果將所有的跡象都拼湊起來,會得到一個令人不可置信的結論:本能寺事變不是偶發事件,而是織田家的家臣集體共謀、精心策劃的結果!

天正8年8月15日,佐久間信盛父子被信長以征戰不力的名義流放,8月17日林通勝、安藤守就父子同樣遭到流放,流放林通勝的理由更是以多年以前參加織田信勝謀反。這件事透露著奇妙的訊息:首先對本愿寺的征戰是由明智光秀和佐久間信盛共同負責,而多年以前一起參加謀反的柴田勝家更是第一個被信長委任為軍團長,因此幕后真正的原因很有可能是部分重臣正在籌組“反信長同盟”!

“反信長同盟”的原因則是1571年的火燒比睿山事件,比睿山是許多代天皇皈依的圣山,信長卻不分男女老幼一把火燒了,對多數世襲的家臣無疑是一記重錘,而得不到家臣信任的信長愈發顯得暴戾。

天正10年2月武田家的木曾義康舉兵謀反,并與織田家所屬的美濃苗木城城主遠山友政連絡,請求援軍。得知消息的織田信長決心一舉攻滅武田,率領本軍及信忠由木曾、伊奈方面,家康由駿河方面,金森長近由飛方面,北條氏政由關東方面,一起進軍。3月11日逃向都留巖殿城的武田勝賴因小山田信茂謀反而自盡,4月2日信長本隊到達甲府城,封給家康駿河一國,里切的穴山信君則獲得確認領地的保證,但同時信長以菩提惠林寺供養武田勝賴遺體的理由,放火燒寺,150余人死于火中。

同年5月4日,朝廷賜封征夷大將軍的官位給信長,并催促盡速開設織田幕府,但被信長拒絕,這件事成為事變的直接導火線,原本還在觀望的部分家臣也認為信長確實瘋了,于是加入了“反信長”同盟,于是開始了一連串精心的計劃。

天正10年(1582年)5月15日德川家康以向之前信長賞賜駿河一國及幫穴山信君取得正式安堵狀的名義抵達安土城(在《信長公記》中明白記述,是家康自己向信長提出要求進京),并將服部半藏的忍者軍團化妝成擔夫,同日秀吉的傳令兵帶著吉川元春、毛利輝元、小早川隆景等毛利軍增援被秀吉圍困的備中高松城的軍報抵達安土城,并向信長請求親自出陣,秀吉的傳令兵可能暗中還負有命令尾張、美濃的蜂須賀一黨集結的任務。5月17日明智光秀回到阪本城準備出陣,5月18日信長以接待不周的理由斥責光秀,5月21日家康上洛,負責信長上洛警備的織田信忠也抵達京都,信長提早上洛的理由是被千利休設計,利休則是秀吉與地商人往來時的管道與謀士。5月26日光秀回到丹波龜山城,5月29日信長上洛,6月2日則發生本能寺事件。

原本的計劃是由服部半藏的忍者軍團和蜂須賀一黨的野武士軍團執行暗殺信長的工作,后到的明智光秀軍則以保護繼承人織田信忠的名義執行京都戒嚴,暗中則掩護暗殺實行部隊撤離,并阻止織田信忠的追查,不料光秀竟然連信忠殿也一起攻滅。織田信忠在的甲斐征討中表現得中規中矩,家臣們相信只要除去信長,由信忠繼承織田家接受征夷大將軍一職,織田家的天下可望維持,信忠也不像信長一般難以預測。得知信忠一起逝世的家臣惶然失措,如丹羽長秀,既無征討光秀的表現,也無臣服的打算。明智光秀倒底打算做什么相信是其他家臣心中的疑問,但是在還沒有和實力派的秀吉和勝家取得連絡前,也只能以靜制動,而家康雖然即刻回到三河舉兵,終究慢了秀吉一步,困在越中的勝家更是暴跳如雷,失了先機。

羽柴秀吉當時正包圍清水宗治所在的備中高松城,與毛利軍對戰。由于陰錯陽差,光秀派去毛利軍的信使跑錯陣營,使得秀吉在天正10年(1582年)6月3日即接到了信長的噩耗,匆忙與毛利求和。6日,在看到毛利撤軍后也率軍折回,12日進抵攝津。在那里與當地武將中川清秀、高山右近、池田恒興等人會合,并與在的織田信孝、丹羽長秀等會師進軍京都。13日在山崎戰役中擊敗光秀。秀吉在極短的時間內從中國地方撤回被稱為“中國大返還”。

當時丹羽長秀與織田信孝率領四國平定聯軍準備攻打長宗我部家。知道信長遇害的消息后,長秀和信孝決定先殺害信長侄子津田信澄。理由是信澄的父親織田信行曾經多次背叛信長,最后遭信長謀殺,且信澄娶仇人光秀之女為妻。之后聯軍前去與羽柴秀吉軍會合在山崎戰役中擊敗光秀。

光秀在6月3日,4日期間費力勸降諸方勢力,尤其是女婿細川忠興加入,但震攝于當時信長存活的市井傳說,以及對光秀背叛行為的不齒,多數部將選擇按兵不動,少數支持者聽到秀吉軍回師的消息即撤軍回師。6月5日光秀進入安土城。7日,朝廷派敕使拜訪明智光秀,任命其為京都守護。9日正準備前往京都時接到了秀吉回師的消息后出兵山崎。由于兵單勢微,加上多數部將選擇支持打出討逆叛徒口號的秀吉軍,經過數日戰事后光秀13日兵敗天王山,當日深夜,在小栗棲被落武者狩刺殺。

當時柴田勝家與佐佐成政一起,正在進攻上杉家的越中國魚津城。面對上杉軍的抵抗,無法撤退,天正十年(1582年)6月27日,羽柴秀吉便在清洲大會上力壓柴田勝家,取得一匡天下的主動權。次年3月,羽柴秀吉便在“賤岳之戰”中擊破柴田勝家,攻陷北莊城。柴田勝家無奈切腹自殺,其妻阿市也隨著北莊城的大火而逝。

信長死于本能寺的消息傳出后,圍繞政權落入誰手的問題便在各大名之間展開了激烈斗爭。本能寺之變時德川家康正在市,因急取近道需經伊勢返回三河,期間由服部半藏正成、茶屋四郎次郎等護送。期間忍者首領服部半藏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在其忠心護衛下經過長途跋涉的家康終于平安回到三河,免遭危難,為其日后統一日本建立德川幕府奠定了基礎。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65787資料網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內容來自網絡,如有侵犯請聯系客服。[email protected]
彩宝网骗局揭秘